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等花开

孩子们等你们回首的时候,在岁月的长河里要留下你的印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于玲,初中部历史教师,九年级二班班主任。毕业于山东大学,中教一级,从事历史教育十二年。工作期间多次被学校评为“优秀教师”“优秀班主任”,2004年评为 “区级优秀教师”,2005年获得“市级优秀班主任”称号。2012年获得历下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先进个人。2011、2012学年获得校级最佳班主任,所带班级获得最佳班集体。2014年5月所带班级获得“济南市优秀班级集体”。 用心去做班主任,用心去做好班主任,用心去做一个好班主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半边钱  

2009-09-10 16:02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大学学费每年要5000元。“我连假钱都没有一张。”爹说。

      吃饭时,爹不是忘了扒饭,就是忘了咽饭,眼睛睁得圆鼓鼓的,仿佛老僧入定,傻愣愣地坐着。“魂掉了。”妈心疼地说。

      吃完,扔下筷子,放下碗,径自出去。

      我知道,爹准备卖掉为自己精心打造多年的寿方。在我们土家族聚居的大深山里,做寿方是和婚嫁一样重要的事情。老人们常满脸严肃地对后生小子们叮嘱:“宁可生时无房,不可死时无方(棺材)。”山寨人一生最大也是最后的希望,便是有一副好寿方。

      爹的寿方因为木料好,做工好,油漆好,在方圆几十里数第一。听说爹要卖寿方,穷的富的都争着要买。当天下午,一位穷的叮当响的本房叔叔以一千五百元的高价买走了爹的寿方—爹最后的归宿。

      当我离家上学时,加上叮当作响的十来个硬币和写给别人的两三张欠条,竟有“巨款”四千五百元!另外,三亲六戚这个十元,那个二十元,学费总算勉强凑齐了。

      爹送我,一瘸一瘸的—在悬崖烧炭摔得。

      四天过后,到了千里之外的南京,报了到。于是,爹厚厚的“鞋垫”变薄了。他脱下鞋,摸出剩下的钱,挑没人的地方数了三遍,三百二十六元零三分,他全给了我。我老蜷在床上,像只冬眠的动物。生活费还差一大截,我没心思闲逛。晚上,爹和我挤在窄窄的单人床上,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,又好像一整夜都没睡着。当我睁开眼睛时,天已大亮,爹早已出去了。

       中午爹才回来,尽管满头大汗,脸上却没有一点血色。“給,生活费。”爹推推躺在床上的我,递给我一叠百元纸币。我困惑地看着他。“今早在街上遇到一个打工的老乡,向他借的。”爹解释,“给你六百,我留了二百块路费。我现在去买车票,下午回去。”说完,又一瘸一瘸地,笨拙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  他刚走,下铺的同学便问我:“你爸有什么病?我清早在医院里碰见了他。”我明白了:父亲在卖血!

       下午,我默默地跟在爹后面送他上车。买了车票,他身上仅剩下三十块。列车缓缓启动了。这时爹从上衣袋中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十块钱,递给站在窗边的我。我不接。爹将眼一瞪:“拿着!”我慌忙伸手去拿。就在我刚捏着钱的一瞬间,列车长吼一声,向前疾驰而去。我只感到手头一松,钱被撕成了两半!一半在我手中,另一半随父亲渐渐远去。望着手中污渍斑斑的半截儿钱,我的泪水夺眶而出。 
       仅过了半个月,我便收到爹的来信,信中精心包着那半截儿钱,只一句话:“粘后用。”

 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