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等花开

孩子们等你们回首的时候,在岁月的长河里要留下你的印记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于玲,初中部历史教师,九年级二班班主任。毕业于山东大学,中教一级,从事历史教育十二年。工作期间多次被学校评为“优秀教师”“优秀班主任”,2004年评为 “区级优秀教师”,2005年获得“市级优秀班主任”称号。2012年获得历下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先进个人。2011、2012学年获得校级最佳班主任,所带班级获得最佳班集体。2014年5月所带班级获得“济南市优秀班级集体”。 用心去做班主任,用心去做好班主任,用心去做一个好班主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原来我没懂 8.2 金文艳  

2014-03-13 17:49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上海的风景永远有着两派不同的极端,像烂俗童话里的灰姑娘,灰头土脸到流光溢彩。而卢艺却活在了前者。

阳光如黄油,粘稠油滑,看着很温暖,让人很愉悦。可处于这老旧弄堂里的卢艺确实感触不到的,那里只是一件破屋,掉了漆的墙,生了虫的老式梳妆台和一个只要一翻就感觉会散架的床,不足五平米的空间让卢艺的心情糟到了极点,就连细菌也见缝插针,把卢艺从易感人群扭送到了传染源。

卢艺伸手凭着感觉摸到了她昨天从药店买回的枇杷膏。然后一饮而尽,她把空空的药瓶放在地上,倒头接着睡,她忽视了这是她三天以来,喝掉的第四瓶药。她记得妈妈对她说:“小艺,少喝枇杷膏,里面有罂粟壳,会上瘾的。”她记得,从没忘过,她是故意的。

她去买药的时候,看着柜台上的枇杷膏,犹豫了很久。

“卢艺,你给我滚。我不会有你这样的孩子,你给我出去。”

“你把我们老卢家的脸都丢光了,滚!”

“这是你的箱子,我早就收拾好了。”

“出了这个门,就别回来了!”

卢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把药柜上的枇杷膏尽数装进了购物篮里。仿佛很解气,她在报复那个所谓的母亲。卢艺不想再想到她,也不屑去怀念与她的过往。既然一切都已明了,没什么可以想。她毁了她的生活。是的,她毁了她的生活。

从她手里接过篮子的时候,卢艺意识到不可能回来了!眼前的女人,也不再是那个慈眉善目的母亲,这个是气急败坏的女人,与她终于没有了关系。连血缘,卢艺都厌恶至极。

呵,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好了,既然要走!

故作潇洒地接过箱子,故意把僵硬的嘴角扬起一个夸张的弧度,故作轻松的说:“好啊,反正我觉得我生在这种家庭就是一种错误。爸已经走了,我也马上要脱离苦海,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。再见,哦不,再也不见——”

“啪——”干脆利落的关门声后,卢艺的眼泪终于溢出眼眶,滴落在冰凉的大理石地砖上。她不知道是那个女人已经站在门后,犹豫着要不要冲出来,把她拽回家。

一个人的逞强,一个人的好气。

想到这里,卢艺不耐烦地坐了起来,蜷在床边。头痛啊!

今天的上午时代,早就被那些炙人记忆的火焰灰飞烟灭。

“也许,真的是,我错了。”卢艺喃道。

拿出手机,开机。已经离开家里三天了,她会不会试图联系我呢?答案是没有!呵,果然,是我卢艺多心了。

手机屏幕上的电量显示还有14%的点。该充电了吧,打开书包却找不到数据线。人要是倒霉起来,就算喝凉水也塞牙,卢艺忿忿地想。

她瞥见了那个隐藏在房间角落里的那个箱子。那女人收拾的,也许,可能,大概会有数据线吧。

卢艺走过去,打开箱子。一切都井井有条。这女人是怎么收拾得那么快,难不成是早就盼着我走了,怪不得。

她开始寻找,不过我得很小心,她才不会让那个女人知道,她动过这个箱子。一封信,出现在卢艺手中。纯白色的信封,在夹层中,很容易看到。

拆开,竟是······

TO.小艺:

嗯,也许我不该这样做,回来吧!

我知道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把你赶出去了吧。

你不知道在你一岁的时候,那种绵糯志气的声节,出现在我的生命里,我知道了母亲更多的美好。听到宝宝叫妈妈的美好,很难忘。

大了以后,该上小学了。

当你在校门口入校时,我是真的会有种女儿长大的欣慰。但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中,可无比清晰地看着你的背影。好像穿越一条无边际的时空长河,可你的视线从未和我隔空交会。

你长大了,我却错过了你的成长。

我错过了你加入少先队。

我错过了你入团。

错过了你每件事情的毕业。

所以,我祈求你,不要让我再错过了。

两个自尊极强的人,终究不会适合作母女。我们不要再这样子了。

至于这个箱子,我怕你离开我会照顾不好自己,玩累了,就回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妈妈

20XX年X月X日

所有的伪装都被瓦解了。这是灰烬余烟的哀叹吧。

在弄堂的狭窄走廊上,留下了一行轮子的印记。

曾经以为顶撞是一件解气的事,却不想那些刻薄的话会似一把利剑,将两颗本来彼此相连的心寸寸割开。

曾经以为最酷的事就是看母亲的眼泪落在地上,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冻结在脸上,自认以倔强是一件骄傲的事。现在看来,却是可笑,伤人害己。原来我不懂。

曾经以为最爱自己的人是朋友,到头来,不离不弃的只有她。血缘关系终究是浓于水的,原来我不懂。

曾经我不懂如何的爱,现在却醒悟,一切的爱都要被此给予。

我会学会去爱她,真的。

原来以为的,原来我不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